杜拜博鰲回顧| 聚焦人民幣國際化和亞洲基建

》》世界旅遊:杜拜熱門專區 《《

文/ 喬治娜·拉弗爾斯(Georgina Lavers)

貨幣和基建是發言嘉賓及與會成員在參加本周博鰲亞洲論壇時聚焦的兩個主要議題。

解決圍繞這兩個中心點的相關問題被認作是中國企業成功和中國經濟增長的關鍵,當然,人們對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看法不一。

針對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中國前副總理、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曾培炎指出,金融合作應該被當作刺激亞洲經濟發展的一大方式,雙邊貨幣互換就是降低貿易風險並有利於維持區域性金融穩定的一個例證。

儘管不乏質疑聲,清邁倡議依舊顯著地促進了金融合作。該倡議自2000年以來達成了一系列雙邊互換協議,14年間發展到多變貨幣互換協議。

納賽爾•薩迪諮詢公司的創始人兼主席納賽爾•薩迪博士則認為,清邁倡議還尚未完全發揮它的巨大能力,且應該進一步拓展到其他國家,尤其是海灣聯合會國家。他還強調,亞洲的多樣性使得統一亞洲市場其實不太現實,而中國必須成為亞洲債券市場背後的巨大推動力。

“亞洲太多元化了,我們將無法達成廣泛的協議。看看歐洲,未來的發展道路清晰無疑……人民幣市場必須成為亞洲債券市場的基石,那意味著它要成為儲備貨幣。我認為在2015年人民幣將獲得特別提款權,進而成為國際貨幣。”

說起中國的實力,法國前總理兼世界信用評級集團國際顧問理事會主席多米尼克•德維爾潘對此深信不疑。他提到在西方繼續主導全球市場的同時,也必須考慮到新興​​經濟體不斷增長的影響力。“亞洲佔世界總產出的三分之一,而中國有近4萬億美元儲備金。

“財富和增長都匯聚在亞洲。為了繼續推動改革,我們需要新的世界秩序。美元服務世界經濟的能力有限,就尋找新的平衡而言,增加貨幣種類也許有所助益。”

在基礎設施建設議題方面,新項目的建設呼聲很高,成員們對亞洲不同區域的差異也有嚴肅討論。巴基斯坦前總理肖卡特•阿齊茲指出,亞洲基礎設施發展銀行的建立是世界發展的一個里程碑,是全球和亞洲基礎設施項目融資的重要方式。

亞洲基礎設施建設發展不均衡的問題也獲得了極大關注。正如渣打銀行中東及北非地區首席執行官V•沙卡爾所言:“亞洲和中東的一些地方擁有世界級的優秀基礎設施,而在另些地方貧窮和基建貧瘠也依然存在。”

曾培炎理事長(中)和穆罕默德酋長殿下(右)

亞洲發展銀行的數據顯示,亞洲基建所需的年度資金為7300億美元,而多國組織提供的年資金為300億,相比之下仍有巨大缺口。

不過這個問題似乎有一個確定的解決方式。歐洲投資銀行亞洲和拉美區借貸部門總監弗朗西斯科•德保拉•科艾略強調,多國金融組織需要更盡職盡責地發揮作用。“歐洲投資銀行及其同行要積極地為亞洲基建項目吸引更有實力的私營板塊投資者。”

“基礎設施建設需要經歷一個漫長的周期,”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研究院副院長曹紅輝這樣總結。“它需要穩定的經濟和社會環境,否則資金保障將成困難。”

(2014-12-06 迪拜新視野) 

想去杜拜看這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